2010年5月2日 星期日


人類的起源
分類:自然科學
2008/01/02 19:34
今天的自由時報刊登了一則國際新聞:氣候證據顯示 尼安德塔人是現代人老祖宗
有鑒於我對台灣記者的不信任,特別以Neanderthals 為關鍵字去拜請孤狗大神,找到這篇新聞:Neanderthals may be ancestors of modern humans, scientist says,看樣子是真的有這麼一篇論文發表,雖說自由時報把它節錄得不知所云,而且外電原文寫may be,在自由時報成了語氣堅定的肯定句。
在此先簡單介紹一下科學界現階段人類起源的主流說法。
依據考古學家在非洲挖到上千具古人類化石,已經可以證明,人類在數百萬年前起源於非洲,並且可以排列出一個連續的演化祖譜出來。最有名的是LUCY(正式名稱為阿法南猿),她是目前已知第一個可以直立行走的靈長類,生存在大約三百二十萬年前。LUCY這個名字源自於1974年該化石被挖掘出來的時候,現場的考古隊員正在播放披頭四的「Lucy in the sky with diamonds」。
而我們小時候在歷史課本讀到的北京人、爪哇人,被統稱為直立人,年代大約在七十萬年前到二十萬年前。根據這些化石分布,科學家推論說,人類從非洲演化出來之後,大約在一百萬~一百五十萬年前從非洲出走了一批人散佈到世界各地,所以我們才會在亞洲與歐洲發現直立人,這是人類「第一次」從非洲出走。
而我們這些現代人類的起源,則有兩種不同學說,一種認為今天世界各地人類是由當地的直立人直接演化出來的,這種學說稱為「多源說」。另一派則認為,現代人起源於非洲,並且發生了「第二次」從非洲出走,取代了原先分布在歐亞的那些直立人,這種學說稱為「單源說」。
單源說除了化石證據的支持,最重要的是,這才能解釋為什麼全世界的人類都屬於同一個物種。不管是黑人白人黃人,在生物學上的分類都是現代智人(學名Homo sapiens)。如果全球各地人類都是由當地直立人演化出來的,那要如何解釋為什麼差異這麼大的地理環境,經過大約一百萬年的分隔之後,居然演化出完全一樣的後代?一個族群要維持成同一個物種,這個族群一定要維持大量且恆常的基因交流,在沒有飛機的年代,北京人要如何和爪哇人或海德堡人(歐洲的直立人)交流基因?因此結論就是,世界各地所有的現代人,在不算很久之前,擁有相同的祖先,因此世界各地的人,還來不及分化成不同的物種(所謂黑人白人黃人的「人種」差異在生物分類學上並不具意義)。
上個世紀八零到九零年代,由於分子生物學的證據,單源說成為目前學界主流理論。依據對全球各地人類的粒線體DNA的分析比較,科學家相信,現代智人大約在十五萬~二十萬年前從東非演化出來,其中一部份人越過紅海移動到阿拉伯半島,之後分成三路,第一路往北抵達歐洲;第二路越過中亞草原抵達西伯利亞平原,再從西伯利亞平原分散到西伯利亞高原以及今天中國東北、華北,還有一小撮人越過白令海峽抵達美洲,成為印地安人的祖先;第三路則是沿著南亞海岸線抵達印度半島、中南半島、華南,再從台灣與馬來半島遷移到太平洋各島嶼。

為什麼光看DNA就可以得到這些結論?這樣想好了,參考下圖,假設我們有這樣一個祖譜遷徙的歷史(這張圖畫得不好,因為粒線體DNA是母系遺傳,而這張圖是父系遺傳,但我懶得改了),然後去分析「我」這一輩的人的DNA,一定會發現,華北的「我」和美洲的「兄」血緣非常接近,和歐洲與南亞的堂兄弟有點距離,但和非洲那些人離很遠。因此差異程度最大的地方就是人類的起源地,而差異程度小,表示不久之前還有一個共同祖先。比較全球各地的人,就可以得到人類遷徙的歷史。

尼安德塔人最早是在1856年被發現於德國的尼安德塔河谷,是歐洲直立人的後裔,和我們並不屬於同一個種。他們生存的年代大約在十二萬年前到三萬年前,有營地、有工具、有葬禮、甚至有藝術品,算是非常靈巧先進的物種。由於他們消失的時間差不多與現代智人入侵歐洲的時間相當,因此幾乎可以確定尼安德塔人的消失與現代智人有關。也許是雙方長期對立謀殺,而現代智人所製作的石器較具優勢,使尼安德塔人落居下風;也許並沒有直接的屠殺,而是現代智人蠶食了尼安德塔人的地盤與獵物,使他們無立足之地,幾千年下來,就讓他們節節敗退然後消失了。
很多人不願相信現代智人將尼安德塔人消滅,「種族屠殺」這個詞總令人類對自己的劣根性感到坐立難安。在葡萄牙曾經發現過一具四歲小孩的骸骨,他同時具有現代智人與尼安德塔人的特徵,有人因此認為尼安德塔人並沒有完全消失,而是藉由通婚而被現代智人同化了。我個人認為這個證據太過薄弱,就算那具骸骨真的是混種,也無法證明說現代人有尼安德塔血統,只能說這兩種人可以雜交產生後代而已,但這個後代有沒有生殖能力都還是個問題,就像馬和驢可以交配產下騾,但騾並沒有繁殖能力。
回到新聞。根據新聞的報導,老實說我覺得這篇論文的說法一點說服力也沒有,基本上他只是根據過去幾萬年歐洲的天氣變化,就編出了一套尼安德塔人的演化故事,但這個故事看起來並沒有辦法解釋過去二三十年其他學者研究人類起源所發現的證據與資料,包括化石的與分子生物學的。如果尼安德塔人是現代人的祖先,那麼我們從DNA研究人類遷徙,應該會得到歐洲人差異最大的結論,而不是非洲人。如果尼安德塔人與抵達歐洲的現代智人完全混種了,那麼非洲、亞洲與美洲這些沒機會與之混種的,怎麼還會和歐洲人那麼像呢?像到大家在生物學上的分類都還是同一個物種?
當然,也許該教授有另外一個故事解釋這些,或者,我今天這些疑問完全來自記者轉述論文內容不當所致,其實那仍然是一篇很嚴謹的論文。
總而言之,該教授的主張仍只是一家之言。我不敢說目前的主流學說一定就是對的,科學史上多的是主流學說被異端學說推翻的故事,但我確實覺得目前的主流學說比較有說服力。對新聞媒體而言,非主流才能夠吸引大眾目光,才有新聞價值,越聳動越好,合不合理是另外一回事了,就像這一篇報導一樣。如果看了這一則新聞,就認定科學界已經得出「尼安德塔人是現代人的祖先」的共同結論,我要說的是,還差得很遠哩。


1 則留言:

  1. 你的認知有誤,現代人帶有尼安德塔人的基因已經是常識,現代人的許多遺傳疾病就是來自尼安德塔人,所以智人與尼安德塔人一定有過交流跟混種,也有下一代,當然也有生殖能力。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