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0月20日 星期三

多元文化對於科學教育的影響

VgrCover zh.jpg

美國國家航空暨太空總署(National Aeronautics and Space Administration,NASA

1997年發射的太空船上攜帶了一張銅質磁碟唱片,內容包括用55種人類語言錄製的問候語

各類音樂,旨在向「外星人」表達人類的問候。這樣的設計反應出我們認為「外星人」也

我們一樣,主要以語言來進行溝通的假設,認為他們使用與我們相同的方式瞭解外在的訊

息,然而,假如真的有「外星人」,他們聽得懂我們地球人的話嗎?以同樣居住在地球上的

人類為例,爱斯基摩人的語言中,擁有超過十幾種關於「雪」的形容詞,熱帶的印尼人則完

全沒有雪這樣的字眼,因此,若想要讓爱斯基摩人對另一個從未看過雪的印尼人描述皚皚白

雪的景象,又該使用何種方式進行溝通呢?上述的問題提醒我們,從一個文化社群到另一個

社群,對科學和物質世界的自然理解是有差異的.

nclb-cartoon.gif
(希望我們的有教無類不會變成這張漫畫所示)

美國的2061科學教育改革專案(Project 2061)提出全民科學教育。美國國家科學教師

教育協會(National Science Teachers Association,簡稱NSTA)亦於1991年公布「多元

文化科學教育立場宣言(Position Statement on Multicultural Science Education)」,強

調科學教育應使所有來自不同文化族群的學生得到科學學習的機會,並獲得在科學、工程與

技術領域的就業發展機會(引自傅麗玉,1999)。美國亦在2002年簽署了有教無類法案

(No Child Left Behind Act of 2001,Public Law 107-110),簡稱為NCLB,期望透過方

案及多樣式的計畫, 將每一個孩子都帶起來。在面對多元化、種族、階級與性別概念時,科學

教育不只是了解學生的直覺想法是什麼,還要設法了解學生對其所在世界的直覺想法與科學

對此世界的解釋之間的交互關係,以更進一步了解學生的直覺想法如何介入學生的科學學習

(Bliss, 1995)。以原住民的科學教育為例,理解每一個民族都有自己的文化背景,也都有

自己看待事物的方式以及對自然現象的詮釋,因此要讓原住民能夠對學習產生意義,課程的

設計上就必須從原住民生活中的世界觀著手。嘗試說明多元文化,並利用類比介紹原理以幫

助學生瞭解本身文化與西方現代科學的關聯性。由於學生會將之前的經驗帶入教室學習,不

同文化背景的學生詮釋科學概念也不相同,因此老師必須探究學生先前的知識,且能欣賞不

同的看法,結合原住民知識與世界觀成為一個跨文化科學的課程(傅麗玉,1999)。

The Saber-Tooth Curriculum, Classic Edition

劍齒虎課程是班哲明(Benjamin, 1939)所提出。他在文中諷刺一個社會,其學校為了

教警覺性,要學生學抓魚;為了鍛鍊學生力氣,要學生學用棍打馬;為了培養學生勇氣,要

他學嚇跑老虎的技巧。但是這個社會的溪水早已乾涸無存,馬和老虎也已消失殆盡。班哲明

用這則故事用以說明課程應要能反映學生的需求和社會變遷(黃政傑,民80)。我們活在一

個高科技的資訊爆炸時代,動態、變遷中的社會面臨著急迫的社會與經濟問題,當面對日益

增加的種族、人口老化、性別歧視、失業、自然資源枯竭與環境污染問題時,作為變遷推手

的學校教育,是否應將解決社會現狀視為教育的要務?分析並評鑑時代傾向,決定適宜的目

的與課程,藉而提供學生們明智決定所需的知識與價值觀,為他們將來進入社會做準備。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